句法语义研究室简介

句法语义研究室是语言所最早组建的研究组室之一。中国科学院语言研究所于1950年筹备之初即设“现代汉语组”。1977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成立,语言研究所设立“现代汉语研究室”,2001年启用现名。...

浏览详细

今日推荐·学者

了解更多

今日推荐·学术

了解更多

研究室动态

正题名:复杂句式的扁平化——纪念朱德熙先生百年诞辰
作    者:张伯江
刊    物:《中国语文》2021年第一期

摘    要:朱德熙先生的语法研究,在复杂句式的歧义分化方面显示了很强的能力。本文选取《语法讲义》中几个代表性句式,结合我们对汉语语法的新认识,做进一步的推演和讨论。论及的句式有:一、“我知道你去过了”三种意思涉及的不同来历;二、包含动词“给”的复杂句式的切分问题;三、由动词“有”组成的连谓结构的不同性质;四、“他的老师当得好”是看成准定语现象还是话题现象;五、两组形同实异的“主谓结构做状态补语”现象反应了什么事实。通过句法易位的办法,我们看到复杂句式是怎么由松散的“零句&rdq......



题名:Directionality of linguistic synesthesia in Mandarin: A corpus-based study
作者:Qingqing Zhao*(赵青青)、Chu-Ren Huang、Kathleen Ahrens
刊物:Lingua, 2019, 232
DOI: https://doi.org/10.1016/j.lingua.2019.102744

Abstract:
This paper examines the mapping directionality tendencies of linguistic synesthesia in Mandarin using a corpus-based approach. Based on this set of less-studied data, we find that Mandarin synesthesia does not share the same directionality tendencies with linguistic synesthesia in Indo-European languages, which challenges the assumed cross-linguistic universality of these transfer patterns. Based on the corpus data, we demonstrate that there are three types of directional tendencies for Mandarin synesthesia: unidirectional, biased-directional, and bidirectional. Unidirectional synesthesia is rule-based, while synesthesia that is biased in one direction is frequency- based. In cont......


正题名:“很”修饰带不定数量成分动词短语用法的历史来源
作    者:王灿龙
刊    物:《语文研究》2020年第2期
 
 
提    要:文章探讨"很"修饰带不定数量成分动词短语用法的历史来源问题。汉语史上,"很"与"狠"的用法一度有纠葛。在词形上,先是"狠"替代"很",并广为使用,后是"狠"由"居后骈用"为常变为"居前骈用"为常,又因受其他因素的影响,原先的并列关系发展演变为修饰关系。在词义上,"狠"先是用来摹状"凶狠"貌,后来表示程度深,进而演变为副词。"狠"修饰带不定数量成分动词短语也经历了一个由摹状"凶狠"貌到表示程度深(进而表示数量多)的过程。在这样的现实条......


正题名:“起去”的语法化问题再思考
作    者:王灿龙
刊    物:《语言学论丛》 2019年第2期

提    要:本文重点回答邢福义(2015)对王灿龙(2004)的质疑和商榷。文章主要观点为:第一,汉语的动补结构式虽可看作由连动结构式语法化而来,但却不能因此认为其补语位置上的词语都是语法化成分。结构式的语法化跟具体词语的语法化虽有联系,但不是一码事;第二,王灿龙(2004)对"起去"的分析没有采用三段论的论证方式。该文从"起来"入手,不是为了建立什么大前提,只是为"起去"的分析提供一个参照;第三,对于当前网络帖子中出现的少数"起去"用法,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,谨慎对待。即使它将来会跟"起来"一样成为规范的体标记,也只能说明语言发展了,而不足以否......